承載徽劇百年滄桑

圖片

《徽班》劇照。(資料圖片)


簡介

舞劇《徽班》由安徽省歌舞劇院演出。該劇以辛亥革命爆發前后為歷史背景,濃縮和承載了“徽班”幾百年的舞臺記憶,象征著“徽班”百年不渝的戲劇精神。該劇得到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國家藝術基金資助,榮獲國際舞臺表演藝術“丹尼獎”、中宣部第十二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等。

解讀

無言翩躚皆是戲

本報記者 張理想

無言翩躚皆是戲,一招一式述說伶人半世情仇恩怨;劇若有據即為史,且創且排演繹徽班百年起伏滄桑。舞劇《徽班》從厚重的江淮大地深挖本土資源、捕捉創作靈感,以現代的舞劇形式演繹歷史波瀾、說傳奇故事,通過刻畫“武生”“花臉”“徽女”“師爺”等舞臺形象的生死際遇,藝術地再現了“徽班”在特定歷史時期的起落沉浮。十幾年來,該劇在國內外舞臺上演百余場,收獲掌聲、好評無數。

該劇由著名編劇許銳執筆,著名編導王舸執導。舞蹈家運用大量的獨舞、雙人舞和三人舞等多種方式表現人物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音樂設計則將徽劇音樂、民族音樂融入到西洋管弦樂當中,從而烘托出人物的內心世界;劇中不時出現的徽劇唱段和表演又讓觀眾感受到濃郁的徽風皖韻。

主創說

舞蹈語匯外,融入徽劇元素

《徽班》編劇 許 銳

《徽班》是通過百年前一個徽戲班子的起落沉浮,憑借“武生”“花臉”“徽女”“師爺”等藝術形象,講述身處底層的戲曲藝人在時代大變革中面對強權與惡勢力所做的抗爭。劇里演的都是“小人物”,連名字都沒有起,就叫武生、花臉、老生等,這部戲的背景是在百年前辛亥革命時,但我們并沒有過多地去講述歷史。舞臺上,除了現代舞、古典舞、民族民間舞等舞蹈語匯之外,還把徽劇元素融入其中。兄弟情是劇情發展的主要線索。為了令劇中的男子雙人舞更加充滿陽剛之氣,一把關公刀成為重要的道具。

點評

恍若隔世去挖掘一個“寶藏”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 馮雙白

舞劇《徽班》將背景放在一個動蕩的時代,表現一群“小人物”的命運不可阻擋地被捉弄和擺布,有種恍若隔世去挖掘一個寶藏的感覺。導演也正是將人物情感作為落腳點,把小人物的愛恨情仇,放在宏大的歷史背景中,去分析、觸摸它。主角武生是一個“小人物”,他在舞臺上是個不得了的蓋世英雄,在現實生活當中,卻卑躬屈膝,到處碰壁,是一個矛盾體。這個情感設計,甚至在一瞬間,聯想到歷史上也有很多這樣的人,面對生活的壓力和變動,那種無可奈何,那種彷徨無措。因此這個題材的選擇,不僅是“徽班”的,更是超越“徽班”的。

從具體的舞蹈創作和編排來說,編導們從情感出發,找到了非常適合的動作語言。特別是武生和徽女,人物形象非常醒目。導演還運用了很多心理結構的方法,使時空的運用高度自由,更加詩意、準確。這并不是簡單地依靠燈光切換,而是整體表現更加流暢,銜接更加美妙。比如,“燈籠舞”這一段,群舞和獨舞之間相互的關系,大橫排以及交錯變換帶來的空間的切割,都很有意思。因為運用了這樣一個時空自由轉換的、非常規的戲劇空間處理,所以能夠給觀眾帶來與眾不同的新意。

文章來源:安徽日報